山风一样自由

闭关准备司考中。。。司考使我快乐(•̩̩̩̩_•̩̩̩̩)
恩厨。焚香型红茶党。罗曼医生。
喜欢温柔的人。
“怯えてるこの世界を、澄んだ水の中へ還したい。”

【汉化活动第四弹】【恩奇都幕间剧情全台词翻译完整版】(上篇)

 @BINDER  

这里也发一下好了,完整版链接:完整版

 

【由神创造,由人织就,归还于土  I】

 

???:。。。吶

            。。。吶

要走了吗?

要消失了吗?要死去了吗?

那么,再见了。

我,下次再见的话就不是我了。

真好啊,真羡慕啊。

因为要是你的话,肯定什么变化都没有。

因为不会被任何人伤害,不会被任何人破坏。

你一直,都是你本来的样子。

即使是被神所杀,即使是被人们所喜爱,即使是自己将自己破坏,即使是归还为单纯的土块。

从这片森林,从这个世界,只要人们和大地不消失——



马修:辈。。前辈。。

       请醒过来,前辈

咕哒子:早上好,马修

马修:太好了,看起来没事呢

您从做梦状态中醒过来了,早上好呀

我只是稍微有点困惑,是不是前辈的意识又飞到哪里去了

如果你还有点困的话,请跟我一起去食堂喝咖啡吧!

最近从外部运来了新物资,可能也有美味的咖啡呢。

(依次闪过恩奇都,莫里亚蒂,童谣,梅菲斯特)

咕哒子:。。。。。。。

莫里亚蒂:kukuku,真不好意思啊诸君,我可是JACK牌,有四张

童谣:啊,真棒,集齐了,我是四张皇后的卡哦!

恩奇都:表示王的牌。。。KING有四张呢。这个可以认为是起到了four cards的作用吗?

莫里亚蒂:...等等。你们,没作弊吧?真的吗?动了卡的只有我?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哦呀?似乎只有我被排除在外的样子?

不不,无法跟上4与死的重奏真是极度遗憾,不是吗?

正如你们看到的一样,我集齐了5枚小丑(JOKER)牌。真是输给了用堂堂正正的手段胜负的时代!

恩奇都:原来如此,这种事也是会有的啊...

莫里亚蒂:没有!JOKER5张的话,甚至都不能说是作弊!

         M君(梅菲)的犯罪真的是刹那间的啊!一边明白3秒就暴露,一边还故意这样做真是令人困扰。

梅菲斯特:嗨呀!收到赞美真是令我极度惶恐又极度喜悦!

       作为回报我要不要把时钟当礼物送给你啊?

莫里亚蒂:不需要!为了把作弊蒙混过去而爆发出来的这么多漏洞,我是绝对不会放进我导出的算式里的。

咕哒子:什么啊,这个少见的组合....?

马修:确实,很少见的组合呢...教授又在计划着干什么吗?

莫里亚蒂:哦呀哦呀,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呢,小姐。

不,我不是要非难你哦。倒不如说是开心。因为对我与恶事有关的怀疑几乎可以等同是对我这一存在的信赖呢!

马修:怎么办呢,前辈。留在这个地方稍微有种危险的感觉。。。

虽然不过是我的经验谈。。。总有会有麻烦的预感。。

恩奇都:啊,如果你有微妙的疑虑的话,真是抱歉了。把他们聚集在这里的是我呢。

马修:是恩奇都先生吗?(吃惊的表情)

恩奇都:看起来很意外呢。

马修:啊,不是。。真对不起。童谣也就罢了,恩奇都先生会邀请另外两个人稍稍有些意外。。。

莫里亚蒂:在你们看来我跟梅菲斯特君是同样的范畴吗?跟年长无关,我要嚎哭的话也是没关系的吧?

梅菲斯特:我来允许你!来吧请盛大的哭泣吧!

因为我已经做好了笑到肚子痛倒地而亡的准备了哦。

莫里亚蒂:让我把你的内脏就那样拧碎吧!话题一直没有进展,快点说明清楚吧恩奇都小姐(先生)。

恩奇都:也是呢。梅菲斯特君的语言是很独特且有趣的,但是确实系统的运转很辛苦...

事实上,我从被召唤到迦勒底以来,就对他们有兴趣。想要有一次像这样跟他们说说话。也有其他一些感兴趣的人,不过今天似乎刚好他们三人有空闲呢。

马修:兴趣。。吗。

恩奇都:很意外吗?

马修:不知为何,总感觉恩奇都先生是喜欢孤独的人。

恩奇都:是呢。我也并不讨厌孤独。但是,在系统的终局我都拘于孤独的话,在这里被再构建的意义也就没有了吧。

为了让我这个系统能最大限度的适应这里,有时也有必要积极地与他人联络。

马修:为了让系统能最大限度的适应这里。。吗

恩奇都:是啊,我是理应像那样在这里被构建的。这个,也可以说是我出生的意义本身了吧。

咕哒子:这,怎么回事.....

(闪警报灯)

马修:!?master!来自管制室的紧急联络!

达芬奇:呀,在你要去吃饭的时候真是抱歉了。事实上,已经修复完成的特异点的一部分,出现了稍微有些奇妙的反应。嗯?莫非恩奇都君也在一起?

那真是刚刚好。能稍微一起来一下吗?

(管制室)
达芬奇:那么。以这种形式将恩奇都君叫来还是第一次吧?

恩奇都:没事。把我叫来的话。。。也就是说,那种事情吧。

达芬奇:嗯,就是那回事。读了空气。。。不,你对状况把握得很准确,这是好器械的证明。出现奇妙反应的是古代巴比伦,乌鲁克的东部。

有女神伊斯塔尔的神殿所在的艾比芙山不是吗?在那里的山谷间有绵延的森林,就是那一片。

恩奇都:。。。。。

马修:恩奇都先生?

恩奇都:嗯?怎么了?

马修:啊,不。。。怎么了吗?刚刚的表情很可怕。。。

恩奇都:啊啊,很抱歉。因为听到了像让系统故障的bug一样,应该优先排除的词汇呢。

达芬奇:嗯,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在神话中说起恩奇都的话——啊啊不行,还是不要说多余的话了。
反应是现在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模式。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无法确定精确的位置。因此,想请有着气息感知技能,并且对地形很熟悉的恩奇都君来带路。可以吗?

咕哒子:那可真是太可靠了!

恩奇都:谢谢,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你就按你想的那样使用我来打倒敌人吧。
那么,既然定下来了就出发吧。如果系统中出现了扭曲,还是尽早修正比较好。

达芬奇:啊,那么,咕哒子,做好觉悟了吗?

咕哒子:完全没问题!

(降落巴比伦的杉之森)

马修:转移完成。这次平安的转移到地表上了。前辈,恩奇都先生,没事吧?

恩奇都:啊,没事。

       。。。。感受到了令人怀念的空气。天空的颜色也和那时一样。

梅菲斯特:嗯嗯,master也感慨很深的眺望着天空,莫非是在期待着来自上空的自由落地吗?

马修:!?梅,菲斯特先生?

莫里亚蒂:哼,来自上空的坠落吗?这里果然还是应该看看奇怪的胡子大叔发挥本领的场面啊!

童谣:从上空坠落的物语中,被谁帮助是很重要的。master,这里要慎重的选择。

梅菲斯特:哼哼。请安心吧马修小姑娘?master像这样没受伤的转移过来了。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也一起同行了!

马修:连教授和童谣你们也。。为什么在这里?

莫里亚蒂:因为已经看过很多次这个系统了。利用空隙的话,三人左右的密切航行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达芬奇:这也是一个问题,但是我认为马修现在想问的是,为什么你们也跟着一起来了这件事?

莫里亚蒂:什么,很简单啊。我也对恩奇都小姐(先生)聚集起这群人的意图感兴趣。当然,对恩奇都小姐(先生)本身也是。这是仅仅在桌上玩扑克牌所无法明白的事情。啊,虽然因为我是天才所以已经明白了哦?
        但是,如果能完成恩奇都小姐(先生)的愿望的话,像这样一同冒险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咕哒子:原来如此,有一定道理。

马修:前辈,小心不要被他套进去了。教授是为了让一个道理说通而乱来的人。。。

恩奇都:这。。似乎会成为相当热闹的旅行啊。因为我原来基本都是二人旅行,感觉很新鲜。

童谣:据说巴比伦是物语初生的地方!能够和以这个国家为背景,在物语中出场的英雄本人一起旅行,真是很有乐趣呢!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大家看起来兴致都很高啊。是因为俗话说出门靠朋友,世界会哭嚎吗?(原文是旅は道連れ、世は情け,意思是出门靠朋友,处事靠人情,梅菲斯特这里恶搞了俗语)虽然力量微小,也请让我一起往冥土之旅的里程碑那里同行吧!

莫里亚蒂:真是的,搭上这种同伴,吉兆和凶兆都是一纸之隔。嘛,快点来找这个特异点的扭曲点什么的吧。

达芬奇:虽然这个森林的深处确实漂浮着气息,但是要一点点找还是很麻烦的。恩奇都君,以你气息感知的力量,有没有感到什么?

恩奇都:……奇妙的感觉呢.森林的全部……不……这是……!
       ……看起来,我被反过来探知了呢。这……我的气息把它们引过来了吗?

达芬奇:你在说什么?这里的测量什么都.....
不,等等。这里也出现反应了。不愧是恩奇都君的索敌技能,真优秀呢。
但是,这……难道是!?

马修:什,什么……为什么“他们”会……

莫里亚蒂:有种不好的预感呢。似乎来了什么不应存在的东西。

马修:4点方向过来了!请警戒,前辈!

拉芙姆:——————————

咕哒子:为什么!?

达芬奇:不可能!拉芙姆应该在打倒提马亚特的时候,与黑海共同消灭了才对!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本应已死的存在就在眼前!真是奇妙!简直就像涌现在迦勒底的我们一样!也就是说,他们对谁而言也是英雄?是应该被我们修正的特异点的扭曲?

拉芙姆:(翻译不能)

马修:森林的深处拉芙姆的反应出现了更多!正在包围恩奇都先生!

咕哒子:小心!

恩奇都:是吗。。。他们,是这回事啊。

对不起,你们的焦躁和理想,我可以理解。

但是,我不能在这里让系统停止。你们能不能理解我呢?

拉芙姆:(翻译不能)

恩奇都:我明白了。你们的杀意,我以正当之物予以接受。因此,我这边也会以相应的敌意回应你们。

马修:拉芙姆活动起来了!前辈!小心!

(对战拉芙姆)

马修:这里出现的拉芙姆的反应全部消失了。之前不断接近的拉芙姆似乎也向森林深处撤退了。

莫里亚蒂:真是的,那个外貌真是让人心生厌恶。常人看了即使发狂也不足为怪。

童谣:与Japperwocky稍稍不同。。。。是什么物语里的怪物呢。。

梅菲斯特:哦?在我看来,那个怪物与恩奇都先生相似,是不是我需要一副眼镜?

恩奇都:。。。。。

达芬奇:嗯,看起来,之前的扭曲反应似乎它们不是主要原因呢。
战斗中我探查了森林的反应,非要说的话似乎是那个扭曲点制造出了它们。虽然不想考虑。。但是可以被称为提马亚特的残渣的东西可能留存在森林之中。

马修:什么?就是说,提马亚特神可能再临吗?

达芬奇:不,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吧。事实上,虽然只有一点,但反应正在变薄弱。就这样放任不管,随着人理修复的过程,自然消灭的可能性也很大。
只是。。。。

莫里亚蒂:如果我是魔神柱的残党和怀有恶意的存在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再次利用这个东西呢。作为捡来的东西可谓是上品了。

达芬奇:嘛,就是这么一回事。

咕哒子:请把愚者之锁作为加班费!

达芬奇:不不,有储蓄的话都用出去吧。倒不如说想转转一些地方,给迦勒底添些供给呢。

恩奇都:。。。。(如果说有连我都无法察知精确位置的理由的话。。。果然。。。是那回事吗?可能到了统合系统的时间了。。。没想到,在成为英灵后还会迎来系统升级)

马修:怎么了吗,恩奇都先生?

恩奇都:没事。。只是回想起了以前的旅行,稍微有些怀念。我期待着与你的旅行也能像和“他”一起走过的路一样,充满有趣的事情呢,master。或者期待着你,会成为像“他”一样的英雄。。

(第一部分完)

——————————

恩奇都:啊,令人怀念的空气。风也好,土也好,无论什么都是以前的样子。
这里的魔力浓度,如果没有来自迦勒底的支持的话,master的时代的人类是无法经受的吧。虽然想就这样漫步直到世界尽头,但这不是我现在被赋予的任务。

达芬奇:确实,如果你漫步到这个特异点的尽头的话,会有很多事情变得很麻烦。大地可能会为了你而在特异点中生出新的土地。

恩奇都:哈哈,这真是高估我了。让世界臣服对于我这样的人偶来说,是不可能的。即使是众神,在开拓星球上都已经精疲力尽了。要说能让大地臣服的人的话,大概只有星星中诞生的真正的王了吧。

莫里亚蒂:绕着圈子夸自己的朋友就差不多到这适可而止吧。总之现在,找找不正规的新人类和他的头儿吧。你那稀有的气息感知能力无法发挥的话,看来只能在森林里一点点找了。你们不觉得要找遍足有一个小王国那么大的森林,对年长者来说稍稍有些辛苦吗?

梅菲斯特:哈哈。年长老头,有简单的解决方法哦?把森林全部烧光的话,视野变好就万事都解决了!

莫里亚蒂:先不说年长的话题了。真不想你在后面再加上“老头”。每次被这么叫都觉得灵基似乎会老化。

童谣:烧掉森林什么的太野蛮了!我们叫出Bunyan,和平的开拓吧!

恩奇都:好啊。我也想见一次Paul Bunyan。不管怎么说,本来的话肯定是无法成立的灵基构成。不过想在梦醒之前,听听他的意志(想法)。

马修:那,那个。。。先不说Bunyan的性格,一旦开始采伐的话,后续的收拾会不会跟不上呢。。。话说回来,恩奇都先生对于开拓森林,燃烧森林什么的自身没有什么避讳的感觉呢?

咕哒子:我觉得他是很珍惜自然的那种类型。

恩奇都:当然,我非常喜欢自然,也觉得他们很宝贵。
但是,对我而言城镇的开发和海底资源的采掘等,也是人类这种生物经营的自然的一部分。虽然我看见了人类进行会导致自身灭亡的过度开拓时,会姑且忠告一声。

莫里亚蒂:虽说如此,地毯式搜索在优雅上稍有欠缺。现在真想要一些能导出新算式的符号。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年长老人一只手拿着棺材在地上奔跑,在空中舞动,从森林的一端开始巡回岂不妙哉?

莫里亚蒂:所以说那个大跳跃不是我的基本技能!稍稍在脑子里考虑一下燃油费吧!切实的!

。。。等等,要说基本性能的话,恩奇都小姐(先生)不是能用自己的力量做到什么吗?

恩奇都:确实,我具备相应的特化飞翔或奔跑能力的机能。一般来说,只要直接请求森林“协助”就好。但是有些棘手的是,这片土地与我的力量相性不合。

马修:相性吗?

恩奇都:更正确的说法是,与诅咒相近。虽然跟这次的异变本身没关系。嘛,如果这个诅咒的元凶能被从这片土地上排除出去的话,我也能够发挥全力了。

咕哒子:元凶?

达芬奇: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有熟悉的灵基反应向这边靠近。虽然恩奇都君早就注意到了吧。

恩奇都:。。。是的

马修:啊,那么这个灵基反应会是。。。

恩奇都:master,再离我3步远比较好哦。

咕哒子:我,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的事吗?

恩奇都:完全相反,我并没有讨厌master,所以请安心吧。正因为如此,希望你马上离开我。

(从天上射下大量光箭)

咕哒子:攻击!?

童谣:是光组成的雨!仿佛太阳在哭泣一般!

恩奇都:。。。真是的,我也被当成傻瓜了呢。

(打斗)

马修:真厉害。。从空中来的光弹,恩奇都先生全都打开了。

恩奇都:先不说master在我身旁,即使加上了杀意,也只有这种程度的威力吗?还是说,如果没有其他的众神当做后盾,你就只能到这种程度吗?

莫里亚蒂:什么啊真可怕。突然声音和表情都冷淡下来了,恩奇都小姐(先生),突然间是怎么了?

伊斯塔:真是的,把像你这样的废品变成一堆废屑的事,怎么可能认真的起来?说回来,现在托了咕哒子的福,你的魔力很安定的样子。快给我向那孩子表达谢意。

马修:你,你是。。。

伊斯塔:真是的。。你都带了些什么人来啊,咕哒子。难得在我的加护下这个时代安定了下来,是打算让努力白费吗?

咕哒子:先不说这个,艾蕾呢?

伊斯塔尔:虽然我也有之前干过不少坏事的自觉,但是第一句话是这个不会太过分了吗?

嘛,算了,我现在没有跟咕哒子你们做同伴的空闲。因为我现在,必须把这个损害了这片土地美观的废物人偶打碎回泥土状态让它被河流冲走。难得模仿了沙姆哈特的外形,但是只要内部是你的话就是一个扭曲的噩梦。真是糟透了。

恩奇都:原来如此,你姑且还是打着美的女神的名号,承认了沙姆哈特的美貌。真开心啊那么永别了。

(小恩攻击)

伊斯塔尔:不要突然中断会话并攻击过来啊!明明只是一个泥人偶,却像老奸巨猾的武术家一样突然攻击。。

(伊斯塔攻击)

童谣:真厉害!光束在天空和大地之间碰撞!这就是“天地乖离开辟之星”的物语了吧!

梅菲斯特:哦呀哦呀,这里面的流弹只要中了一发,master的人生就算到此为止了吧。

马修:等,请等一下!请冷静啊伊斯塔尔小姐!在这里的是恩奇都先生!不是以前与我们敌对的金固!

伊斯塔尔:。。。。(迷之脸红)那个,马修。你是不是有点太小看我了?

马修:唉?

伊斯塔尔:这家伙不是金固而是真正的恩奇都这件事,我从最开始就知道了。

马修:既然如此。。。

伊斯塔尔:所以,我才要,仔细的在这里把这家伙给杀掉!

马修:什,什么!

达芬奇:啊,确实如此。马修之前也看过一次这两人的互动吧?即使在被刻在石碑上的神话中,这两人的关系也是最差的。只要一碰见就会变成这样是理所当然的。

伊斯塔尔:魔神柱狩猎的时候因为当时的状况就放过他了,但是在我的庭院里晃来晃去的。。你是来自找死路的吧?所以,我就以我宽广的心来帮你一把。(笑)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腐烂干枯叹息着挣扎着消失吧❤️

恩奇都:啊,你这歪门邪道还是一如既往的低俗真是太好了。在master面前我就可以堂堂正正将你排除了。你的时代已经终结。人们已经和新的神明紧密相连。沉迷于支配的你只是个邪神而已。(笑)

伊斯塔尔:不要一副自以为很懂的口气。在那些人中间,并不包含你吧?(笑)虽说你只是个废人,但还是得到了朋友。不过,对背叛了众神(我们)的你来说,神不存在。

恩奇都:我只是单纯的系统。神的加护也好规范也好,对我来说都是无用的东西。

伊斯塔尔:哼。。。你这家伙,莫非还在为“那个孩子”的事情而后悔?

恩奇都:。。。

伊斯塔尔:仔细看的话,和你在一起的英灵们。。。

(闪过莫里亚蒂,童谣,梅菲斯特)

伊斯塔尔:原来如此,这回事啊。我很惊奇。嘴上说着什么自己只是个系统,但果然还是对“那个孩子”的临终抱有留恋啊。

恩奇都:。。。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顾虑他人啊。对于所有东西都是自己的事深信不疑,真是神的傲慢的具现化。

伊斯塔尔:诶,你那边似乎也终于要认真起来了呢。(笑)

恩奇都:深刻于星的伤痛与荣华,如今由我来讴歌吧。——民的睿智!(edge of Babylon)(怎么都翻不出感觉,直接附上日文原文吧:
星に刻まれし傷と栄華、今こそ歌い上げよう——民の叡智!)

咕哒子:这个时候用新宝具!?

莫里亚蒂:冷静下来。那是她(他)总是会干的事。从地面生出枪啊锁啊之类的武器的能力。

马修:那个能力也是宝具啊。。。

伊斯塔尔:好啊,废物生出的武器终归也是破烂儿。让我给你看看真正的美的产物吧!

(一群外观很像大猩猩的黑红魔像出现)

魔像:——————

咕哒子:这就是。。美的结晶。。。

恩奇都:。。。。

            我还是不做评论吧。我姑且还是有着名为慈悲的系统的。

伊斯塔尔:阿拉阿拉,我可没有对你的慈悲呢。去死吧笨蛋!我会让你好好看到圣地艾比芙山的力量的!就连最高神也说过的!“违抗艾比芙山,是只有傻瓜才会做的事”呢!

马修:这难道不是最开始对伊斯塔尔小姐说的话吗?(吃惊)

评论(12)

热度(256)